【圣经】神的创造:奇妙万物

索引:自然界万物的奇妙是数算不完的,在男耕女织的时代,人们虽然眼见这些奇妙的现象,却无法明了其中的奥秘。那一闪一闪的萤火虫凭什么发出用不完的光?夜空中一撩而过的蝙蝠,为何在追捕昆虫时有如此高超的绝技?为什么鸡叫三次天就亮了?叶子为何是绿色的……。

QQ截图20141211131706
仿生学所揭示的奥秘:

今天的科学已初步揭开生物内部构造,机能的奥秘。自1966年诞生了一门崭新的科学——仿生学开始,科学家们以极大的兴趣研究生物界奇妙的功能,模仿生物的特殊本领为现代科学服务。而我们更从中看到上帝创造万物中的无穷智慧。

“一个小小的生物在自然界中生活,都有其卓有成效的导航、定向、计算、生物合成、能量转换等系统,其小巧性、灵敏性、快速性、高效性、可靠性和抗干扰性都是令人惊叹不已的。例如,在许多方面,电子计算机尚不及小小昆虫的脑袋,一个看来很丑陋的螳螂能在1/20秒的瞬间计算出飞掠眼前的小昆虫的速度,方向和距离,非常准确的一举捕获,连那上吨重的电子跟踪系统都为之相形见绌。”(《自然的启示》序言)。

人类利用雷达来跟踪探测目标,这是在近代才得到应用的一门科学,但生物界应用这门技术却是从远古开始的。其貌不扬的蝙蝠就是利用口中发射的超声波来定位,导行、与追踪猎物的。它的耳朵是超声波接收机,其在黑暗中测量距离、位置、方向的灵敏度比飞机上的雷达更精确。科学家作过试验,将蝙蝠的眼睛蒙住,放入一个布满铁丝并系有铃铛的房间内,各铁丝间的距离只比两翼尖间距离稍大,蝙蝠能自由飞行而没有碰上。一种叫小褐蝠的蝙蝠能分辨0.18毫米粗的铁丝。其探测器只有0.05克重,功率为百万分之一瓦。真使人类的几千几百公斤的雷达装置相形见拙。

不知为何,蝙蝠还有天生的抗干扰装置。它不但能分辨什么是食物,什么是障碍,而且在周围如果有比它的信号强二千倍的噪音仍不受干扰,可正常工作。将二万只蝙蝠放在一起也不会互相干扰,各自收听自己的信号。这种奇特的性能胜过现代定位器百倍。一种热带食鱼的蝙蝠还能对水下面的鱼类定位,准确的抓食,据研究,接收水下鱼体反射的信号强度只有原来的150万分之一。

研究人员更注意到,在夜间绕着火光飞舞的昆虫中有一种夜蛾,它竟有特殊的反雷达本领,在捕捉它的蝙蝠未来之先,早就逃之夭夭,蝙蝠的超声波对夜蛾来说往往失灵。为了提高人类的反雷达技术,求助于这小昆虫的本能,经发现,原来夜蛾身上有一整套反雷达装置:腹部与胸之间的凹处有一个特殊的鼓膜器,专门收听蝙蝠的超声波雷达,这个“顺风耳”只有二个细胞、三根神经纤维,可收听30米外的危险信号。当敌情来自左方,蝙蝠所发的超声波到达夜蛾中央神经系统的信号左边要比右过早千分之一秒,强度也较强。夜蛾马上准备逃跑并且以特殊的翅膀来减少对蝙蝠所发声波的反射。有的夜蛾还能以足部关节的一种振动器发生一连串“咔嚓”声来干扰打乱蝙蝠的超声波定位。使它不能确定目标。万一防备不周,蝙蝠已近在咫尺,它有应急措施:翻斤斗兜圈子,收起翅膀跌在地上,总之使蝙蝠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蝙蝠在夜蛾身上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与其他生物的特殊本能一样,进化论认为都是后天获得,即在生存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这就令人很费解,蝙蝠怎么会获得这特殊的功能,这些超声波“发射器”和“接收器”是如何自己逐步产生并完善的?是谁教导它们使用?更有趣的是,夜蛾怎么会发明反雷达抗干扰装置,其他的昆虫为什么没有进化?因它们也随时有危险,如果遭到蝙蝠追捕的昆虫都配备这些装置,蝙蝠岂不是要饿肚子而绝种?或者发明另一件更好的武器?

圣经中有这么一段话:“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伯12:7-9)

92605267355438355

 

宇宙是一本敞开的书,一切被造的生物也是上帝向世人敞开的一本书。我们用惯了“大自然”这个名词,也用惯了生物“本能”这个词,其实这些词并不恰当,凡物不是“自然”而成,生物也不是生成就有“本能”。这些词不能顾名思义的。如同糖精不是糖、铅笔不是铅、石棉不是棉、牛皮纸不是牛皮、阿拉伯数字并非起源于阿拉伯一样。所谓的“本能”其实是上帝的设计。上帝借着这本人人可读的敞开的书向我们说明,他是创造主。走兽、飞鸟、鱼,虽然不会说话,但你若能去问、去思考,问许许多多的为什么,它们必会向你说明,是上帝的手作成这一切。科学家——不论生物学家、植物学家、动物学家、微生物学家、医学家、化学家无一不在研究这本敞开的书,他们探究这些奥秘,为了造福人类,我们探究奥秘,更要认识上帝。

QQ截图20141211131815

人类的科学都在模仿上帝在万物身上奇妙的作为。

能象鸟一样在天空自由飞翔,这是多少世纪来的愿望,第一个驾驶飞机从天上降落的人简直被人视为神明,大家谈论他,尊敬他,争着出高价买他所坐过的凳子,看过的书籍,用过的餐具作为永久纪念,甚至有人花了一大笔钱买下他曾用餐过的房间里的空气。可惜,他们忘了,鸟类的本领远比我们高,现在的飞机虽然一代一代更新,但在性能上仍远远比不上飞翔能手的鸟。

一只双翅展开七尺宽的大军舰鸟,骨骼只有100克重,这在现代工程技术上模仿不了。一种叫金色鹬的小鸟,从加拿大的拉布拉多半岛不停歇地越海飞行到南美洲,行程2400英里,体重只减轻56克,现在最省油的轻型飞机消耗率还是它的九倍!

飞机的速度提高后,机翼在气流的振动下往往断裂,人们注意到,蜻蜓的翅膀如此薄却绝无断裂之患,原来翅膀前缘那深色斑块翅痣是一种防震装置,于是人们模仿蜻蜓为机翼装了一块附加装置,气流震动就消失了。

鸟类翅膀上的小翼,翅端有裂开的“缝翼”,能使鸟类飞行时升力大、阻力小,并防侧滑。苍蝇翅膀后面有一对小棒,是用来控制身体在飞行时保持平衡的“平衡棒”,它能向翅膀控制系统发送校正信号。如果失去这小棒,苍蝇就如同失去控制的飞机一样在空中翻筋斗。

英国所制造的鹞式飞机,可以垂直起落,制造者是从跳蚤的垂直起跳方式得到启发而设计的。

研究航天技术的人们将会以更大的兴趣去探究生物的飞翔奥秘。

游弋于辽阔海洋中的各种生物,都有特殊本领,人类设计的潜水艇就是受到鱼儿在水中浮沉的原理。因为鱼儿用鱼鳔的收缩和膨胀来控制浮沉,当鳔收缩时,鳔里的气体被排出来,鱼体略略收缩,浮力减少,鱼就沉入水底。当鳔胀大,里面充满空气,鱼体略略增大,浮力也相应增大,鱼就上浮。鱼的游动,靠尾巴掌握方向,靠鱼鳍摆动的角度不同时水流对鱼鳍压力和阻力的变化来控制深度,如果鱼鳍向上,鱼就向下游,鱼鳍向下,鱼就向上游,鱼鳍成水平方向,就可在一定深度水平游动。于是潜水艇除了浮沉的原理仿照鱼鳔之外,也装上了与鱼鳍作用相同的升降舵,用以控制深度。

2631228082308145583

令船舶设计师们大伤脑筋的事是水流的阻力大大妨碍速度的提高。为此而专门形成一支“水生仿生学”分支,向动物求教。海豚的游速一般为每小时50公里,短距离可达100公里。是美国核潜艇速度的两倍,日本人将巨型远洋货轮建成鲸鱼的形状,航速提高了25%,而海豚的游速快,不单是它的理想流线体型,还因其皮肤具有弹性消振功能,它与水接触的地方,使水集合成环状结构,好象是球状轴承在滚动,使摩擦力大大减少。人工仿制的海豚皮由三层橡胶制成,厚2.5毫米,覆以人造海豚皮的鱼雷在水中运动时阻力减少50%,人们将开始用它来改善小型船只的速度,并计划用于飞机。

 

鱼类的快速游动各有神通,乌贼是以喷水方法来快速向前的,当水从乌贼的贮水腔里被高速喷射时,使它的最大时速竟达150公里。故被称为“水火箭”。

这一功能被应用在船舶中,发明了喷水式快艇,喷水式拖船,快艇的时速可达七十公里。喷水船不但快,而且适宜在浅滩有杂草,树枝等障碍物的河道行驶。

人们会想:既然水的阻力是防碍提高航速的主要原因,能否给船装上翅膀,航行时船体飞离水面,那该多好,人们的注意力转向那被视为不雅观的“丑小鸭”,野鸭子在游水时遇到危险会向上飞离水面,它到底是凭什么力量起动的呢?经发现,它的足蹼不仅是桨的功用划水前进,而更是帮助起飞的推进器。每当野鸭准备起飞时,带蹼的双脚首先伸向后方,与水流构成一定的迎角,然后再扑动双翼,产生一定的水平速度。由于水的密度比空气大八百倍,小小的双足在水中滑行便获得巨大的升力,当升力超过本身重量后,野鸭便腾空而起。

飞翼船的原理相仿,人们在船底装上用不锈钢等材料薄片作成的翅膀,前端形状如刀刃,当水翼在水中以一定速度前进时,就把前面的水流分开,由于结构特殊,产生升力,便将船托出水面,使速度大大提高。

1126744331790085768

鱼类为何会在进化中不知不觉地学会流体力学、喷射推进原理、浮沉原理,海中的鱼,必向你说明,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

一千六百年前,有位数学家叫巴普,他发现,六角柱状体是一种最经济的形体,在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这种状体可用最小的材料造成最大的容积。

十八世纪初,法国的学者马拉尔琪对蜂窝进行仔细的观察测算,发现每个蜂窝都是六角柱体状,其底的三个菱形面的角大小一样,锐角平均70°32’,钝角平均109°28’,他记下数据,但找不出原因。

接下去发生了一件趣事:物理学家列奥缪拉见到这记录,想找其中的原因,便到巴黎科学院找朋友帮助,数学家、科学院院士克尼格经过计算,证明要用最少的材料作成最大的容器,锐角是70°34’,钝角是109°26’,这与马拉尔其的记录只差2分,认为这对于蜜蜂这么小的建筑师来说,已算不得什么。

谁知过了几年,苏格兰数学家马克洛林提出异议,认为巴黎科学院院士的计算有错误,双方为二分之差争论不休,一个认为蜜蜂不会错,一个认为蜜蜂建造时有二分的误差。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蜜蜂的“冤案”还无法得“昭雪”。

一艘英国军舰在不应该的情况下沉没,调查原因发现是设计时计算有误,问题出在使用的对数表上,因印刷有误。克尼格听后吃了一惊,他发现自己计算时所用的也是这种错误的对数表,于是用正确的对数表重新计算,结果是锐角70°32’,钝角是109°28’。蜜蜂没有错误。

蜜蜂这一精巧的“建筑师”,建房时,每只工蜂用后腿钩住后面一只工蜂的前腿,照此方法拉成一长串,然后,它们用后腿的花粉梳把蜡鳞从蜡腺上拨下来,传给前腿,再送到嘴里。蜡鳞在嘴里揉搓着,捣成碎片,然后展成一条带子,再捣再揉,同时掺进一些酸性的唾液,使其柔软,等到原料合用的时候,便一点点地粘在要盖的房子基础上。工蜂用两颚作剪刀,把多余部分剪去,用触角当量器,不断触摸测量蜡壁,估计它的厚度,并伸进空洞内测量深度,就这样,蜜蜂虽然没有精密的仪器,不用对数表,却能完成非常精致的建筑,成千成万间蜂房紧密排列,不但形状、角度都一样,连体积也完全相同,都是0.25立方厘米。

工蜂为雄蜂造的“专用房间”体积比工蜂房大一点,并且造在巢脾的边缘上,数量很少。为母蜂——蜂中之皇所造的“皇宫”又与平民房屋不同,外形如花生米,表面布满多孔的带凸纹斑点,每天总有一批工蜂外出到树木嫩芽上采集树胶,带回家加工成蜂胶,用来修补裂缝,涂擦巢房,或封固敌害尸体。

蜂窝的结构早已被人仿制出来,由于工程蜂窝结构材料重量轻、强度和刚度大,隔热和隔音性能好,被广泛应用在飞机、火箭和建筑结构上。

水陆两栖动物海狸是出色的堤坝建造者,它所造的堤坝就是水利工作者设计的堤坝雏型。

蜘蛛可以在两个离得很远的房角或树枝间,用坚韧的丝连接起来,作成一张网,其结构上有着高度的科学性和合理性,现代人们建造的链索桥的某些结构正是采用蜘蛛网的形式。只是蜘蛛丝粘着力和强度,目前人工方法还无法仿制,细细的蛛丝能承受3克重的张力,而且经得起风吹、日晒、雨淋,不会霉变。这种以蛋白质为主要成分的丝中,含有杀菌物质和吸湿性物质。

2799268643405084217

 

一个小小的乌龟能承受一个成人的重量而不破裂,并不是因为组成龟壳的材料特别坚固,乃是龟壳的“几何形状”关系。因为某一种物体的牢度,对于承受外来压力来说,以凸曲面形的几何形状最坚固,自然界中这种形状很普遍,脑壳、蚌壳、蛋壳、螺壳、某些植物种子,它们虽薄,却很耐压。

于是,人类的建筑史上又多了一种薄壳结构的应用。作为大屋顶,不用柱子支撑,十分牢固。照蛋壳的样式,造成气泡屋,能抗强地震。

举世闻名的艾菲尔铁塔是一座重复人体小腿骨的结构,莫斯科148.3米高的电视铁塔,与大自然中的竹竿结构一样。铲土机,挖煤机的工作情形与鼹鼠打洞相似。新式越野车不怕雪地和泥泞,是受南极企鹅紧急时用肚皮贴在冰雪表面蹬脚前行的启示。向生物界讨教是科学界的一条发明捷径。

这些生物的奇妙本能如何用进化论来解释呢?乌龟、鸡、鸭、鸟懂得工程力学上的几何形状吗?他们并没有学过几何,也不是建筑部门的专业人员,如何能为自己作如此好的设计?若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过去一定有过平壳的乌龟,长方形或菱形的蛋类,通过变异和进化才使凸曲面的乌龟得保全,凸曲面的鸡、鸭、鸟蛋得保全,小小的蜜蜂竟能在进化中学会测量70°32’的角,量0.25立方厘米的体积吗?蜜蜂的后代没有受过数学教育竟本能的工作,并能为不同的蜂营造不同体积不同形状的窝,设计图在何处?

浓雾、沙漠、森林、大海、黑夜常使旅行者迷路,导致危险,于是就有各种各样的导航方法出现,如导航图、灯塔、罗盘、电台等等,帮助人们定方位。

动物没有这一切,但一些动物旅行家辨向识途的本领却令人惊叹。

一到秋天,大雁、燕子、天鹅等便成群结队向暖和的南方飞去,它们的目的地有地中海、非洲、印度、越南、缅甸等……一到来年春暖花开,它们又一批一批返回故乡,开始生儿育女,几千年来,它们按着老规矩南来北往,行程几千里甚至上万里,凭什么判断方向呢?这个谜很令人感兴趣。有人以为凭山川地形来识别,但无法证实,因许多鸟是夜间飞翔。现今研究发现,它们是依靠太阳和月亮星星来导航。候鸟能自动对白天的太阳及夜晚星空图中的时间(位置)作出校正。

95138542145824300

绿色海龟每年三月从巴西沿海向大西洋中的阿森匈岛远航,航程2200公里,小岛是沧海一粟,但海龟都能准确无误地到达。产完卵,6月间又爬入大海,踏上归途。连孵化出来的幼龟也会沿着父母的足迹,坚强地往返。根据的也是星空图。

飞蛾的活动是在夜间,它是以月亮当作灯塔导航,因它的复眼总使月光从一个方向投入。远程导弹似乎与飞蛾无关,其实导弹能打中目标,头部安装了一套“眼睛”。这套光电仪器和夜蛾的眼睛一样,不过科学家是选定两颗明亮的星星作为导航点,射入“眼睛”的角度正确,操纵舵不变。如偏离航行,星光投入“眼睛”的角度有偏离,电子计算机指令操纵舵修正航向,直到回到正道为止。

不少生物,除了在晴天靠太阳定方位外,在阴云密布的天气,也可由特殊的装置——复眼来测到太阳的位置,这种装置的现代科学名称叫“偏振光天文罗盘”。

 

太阳光通过云层被散射成“偏振光”人们看不风太阳,无法判断其位置,但蜜蜂的眼睛是由六千多个小眼组成,称复眼。有太阳的天气,它可根据太阳定方位。当探得蜜源时,便回来向蜂群报信。方法很奇特,借着跳舞来传递有关蜜源的距离方向。如果蜜源在近处,它就跳几个圆圈,反方向再跳几个圆圈,称圆形舞。若蜜源在远处,它就跳∞字慢舞,每分钟8次,尾部摆动很快。若跳∞字快舞,每分钟30次,而尾部摆得很慢,表明蜜源不近也不远。有人模仿蜜蜂的报信舞蹈作了一只电子蜜蜂,放在蜂群中,也跳同样的舞蹈,谁知群蜂不但没有响应,反而一拥而上进行攻击,原来其中仍另有奥秘。

因为仅有距离没有方向还是不行,舞蹈中也告诉方位。若从下往上跳∞字舞,即报告向太阳方向去找,从上往下飞直线,则报告背太阳方向去找。如果跳舞飞的线与地面垂直直线左面成60°角,则报告飞向左偏太阳光60°角方向去找。

没有太阳的天气,这复眼变成了“检偏振器”,风雨无阻。蚂蚁及某些甲虫都有相同的复眼。水中的鲎也能测出偏振光。人们利用蜜蜂的定向原理,制出了偏振光天文罗盘,用在船舶、飞机上,在阴天测太阳的方位,进行导航。但至今还无法生产在水中利用偏振光的仪器。

鸽子的定向方法则更复杂,它晴天按太阳导航,体内的生物钟对太阳的移动进行校正。阴天也能以偏振光来导航,不但如此,鸽子还能利用地球磁场导航,因为地球是个大磁体,生活在其上的生物都处在磁场的作用之下,人类虽无法感知,但许多生物更敏感,鸽子就是凭着磁场的方向辨别方向。许多昆虫,如蜜蜂、苍蝇、甲虫起飞和降落一般都取南北方向,鱼类在新环境中的游动也大多南北方向,有人认为,我们的床也以南北向安放为宜,与磁场取同方向对身体较有利。

人造丝的发明是受到蜘蛛吐丝的启示,可生产工艺还远远比不上生物的本领,有一种蜘蛛的丝囊里时而喷白丝,时而喷红棕色丝,时而深褐色或黑色丝,这秘密至今还未解开。蜘蛛丝的坚韧与钢丝一样,美国军方正不惜代价研究蜘蛛丝的合成方法,为了给士兵们配备防弹背心。

化学武器是人类战争中危害性较大的武器,动物界的弱者却往往配备化学武器自卫。有一种小昆虫叫气步甲,体内有两个腺体如同两个化学贮气罐,一个生产对苯二酚,另一个生产过氧化氢,平时它们分别贮存。一旦遭到侵犯,气步甲猛然收缩肌肉,两种化学物质进入前部的反应室。在这里过氧化氢酶分解过氧化氢,放出分子氧;对苯二酚则被氧化成醌。由于反应释放出大量的热,在气体压力下喷射出的醌混合物达到沸点,发出阵阵爆炸声,并形成一团烟雾,对手一见一听便退避三舍。

人类还为过氧化氢的保存大伤脑筋,因为这是易爆物,而气步甲却随身携带而安然无恙,科学家们正在寻找其中的奥秘。

人们熟知的黄鼠狼在危险时也会排出极臭的气体,俗称“救命屁”,其实也是一种“化学武器”。

海洋甲壳动物茗荷儿,它固定在海岸的峭壁上,巨轮的船体上,任凭海浪猛烈冲击也毫无所动,它所分泌的粘液使它终生固定,人们为了除掉船体上的茗荷儿,往往会把钢屑也带下来。人类发明的一切粘合剂都自叹不如,经研究,茗荷儿的“特种粘合剂”含有24种氨基酸和氨基糖。人们希望合成它,到时伤口不用线缝,一粘就牢。

“鳄鱼的眼泪”被人视为假慈悲的表现,其实这是排泄盐份的腺体。海鸥、信天翁、海燕等鸟,喝下海水而不会渴死,都有特殊的海水淡化器。信天翁的滤盐器就装在鼻子里,人类为了远洋航行需带大量淡水而伤尽脑筋,如安装海水淡化器,效率低、费用大、结构复杂、体积庞大。科学家们希望发明一种如生物淡化海水那么简单而高效率的机器,但未能如愿。

奇妙的万物:

人们常把植物的叶子称为“绿色工厂”在这座奇妙的工厂里,太阳光在叶绿素和酶的催化下,不断利用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水份等,生产出各种各样复杂的碳水化合物,如淀粉、糖等,同时释放出氧气。这个工厂不需要高温、高压、复杂设备,精密仪器,就为动物界提供足够的能量来源,并释放氧气。植物生理学家季米里亚捷夫曾形象地说:“食物……不是别的,就是太阳光线的罐头食品”。光合作用的反应式如下:
6CO2 + 6H2O → C6H12O6 + 6O2
(二氧化碳) (水)  (葡萄糖) (氧气)

光合作用不仅可以制造淀粉,还能制造出其它有机物,如蛋白质和脂肪。人类和一切生物就从这个大自然的“食品仓库”里领取各自所需的一切食物。正如诗人所称颂的:“万民都举目仰望你,你随时给他们食物,你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诗145:15,16)

“你使草生长,给六畜吃,使菜蔬发长,供给人用,使人从地里能得食物”。
“耶和华啊,你所造的何其众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丰富。”(诗104:14,24)

上帝就是以这么奇妙的能量转换方法,使太阳能通过他手所造的植物合成各色各样的食物:稻谷、麦子、苹果、香蕉、大豆、小米、西瓜、茄子……。使动物得着所需,使人类能以生存,我们在世界上生活的每一天岂能够离开他慈爱的眷顾?人固然要辛勤劳动,自食其力,但若没有上帝创造的这一切基本要素,我们将收获什么呢?!

顺便提一下,在地球上,除了人的私心之外,一切生物都在生态平衡中作有益的服务。一片树叶、一根草茎、一朵鲜花,都不是专为自己而活。在上帝所安排的计划内参与地球生命大循环的和谐体系,这一生态平衡的大循环充分说明了上帝伟大的能力和智慧。

绿色工厂在光合作用时产生氧气供人类和动物呼吸所需,人类与动物呼出的二氧化碳又正是植物所吸收的。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上帝安排得多么巧妙。生物的尸体在细菌和真菌的分解下成为简单无机物,正好是植物生长所需的肥料,就这样,不断往返循环,不灭的物质在生生死死的过程中合成分解、分解合成,周而复始,永不止息。

若没有这么奇妙的安排,占空气总量万分之三的二氧化碳只够绿色植物光合作用33年的需要。难道生物界如此巧妙的配合是来源于物质世界自身的变化规律?人类科学的发展皆仅仅了解认识了一些存在于物质世界的一些规律,但从来未有洞悉这些规律中更深的内在目的。人类在研究这些非人手所能成就,非人类理智所能测度的奥妙规律时,至终都得承认这位宇宙之主的伟大的智慧。

QQ截图20141211132557

其实,人类的一切科学研究,发明发现,智慧学问,都不过是从我们所接触的自然界中得到一些启发。对自然界规律的逐步深入的了解即为科学的更高进步。但无论如何,自然界的奥秘是无穷尽的,是人的理智难以完全明白的,一个原理被人明白,又有更深的原理待人寻求。不论是无线电原理、氢弹原理、原子能和平利用问题、雷达及反雷达技术,航天技术、工程力量、化学合成、计算机技术等等高科技领域里的种种尖端技术,在无生物界及生物界都早已在利用。人类的发明像小孩子模仿大人一样,在一边看一边作,重复着自然界早已存在的原理而已。智慧人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1:9)

生物界的奥秘无穷无尽:
猫的胡子是一把活“卡尺”,用来测量洞的大小,便知能否进去。
海狮的胡子比耳朵还灵,能辨别几十海里之外的声音。
苍蝇用脚来感觉甜味,比人的舌头敏感一千万倍。
猫头鹰身上有“红外线定位器”,能从远处接收到老鼠身上发出来的热辐射,正确的跟踪捕食。
公鸡报晓,候鸟迁徙,蟑螂昼伏夜出,都受生物钟的控制。一种叫雀鲷鹭的小鸟,生活在离海边50公里的地方,它能计算潮水涨落的时间,每天飞到海边的时间总比前一天推迟50分钟,这时正好退潮,海滩上留下的鱼虾成了它们的美味。
狗的鼻子能嗅到浓度为10-6的气味,(已接近分子浓度),美国制成“电子警犬”用来侦缉罪犯。
苍蝇的嗅觉器官特别快速灵敏,它能把气味物质的刺激立即转变为神经脉冲。模仿苍蝇嗅觉器官制成的气体分析仪,已被美国用来分析宇宙飞船座舱里的气体。
苍蝇的复眼由4000多个小眼组成。模仿它的蜂窝型结构,研制成功一种新型的“蝇眼”照相机,一次能摄1329张照片。
海洋中的水母,有一套预测风暴的报警装置,在风暴到来之前数小时即离开岸边,游向大海,模仿水母“耳”的风暴预报仪能提前15小时作出预报。
青蛙的眼睛功能很特殊,除了对食物(昆虫)和天敌(猛禽)的活动影象“明察秋毫”外,对其余一切皆“视而不见”,跟踪人造卫星的电子蛙眼就是根据此功能制成。
萤火虫的腹部是一个奇妙的化工厂,里面含有成光蛋白质和成光酵素,两者在氧气作用下成为含氧成光蛋白质,发出绿光。接着与水作用又还原,再氧化,再还原,一闪一闪,效率几乎是100%。普通电灯的效率只有6%,萤光灯也不过25%,模仿萤火虫发光原理制成的冷光源,将把电能提高效率十几倍。
已知鱼类中有500种能产生电流。南美洲的电鳗所产生的电压竟高达886伏,这些生物电池以伏打式的许多电板串联和并联方式联接。它们能杀伤其它生物,自己却安然无恙。
啄木鸟是森林医生,它啄击树木时的嘴前速度是每秒555米,简直就是超音速飞机。但它不会患脑震荡,也不会头痛。原来它的大脑周围有一层海绵状骨骼,里面还含有液体,起消震作用,脑壳外围布满了起减震作用的肌肉,而且啄木鸟啄击时是严格按照直线运动。
雌蛾用腹部分泌的“化学”气味——性信息激素招来雄蛾交尾,0.005微克的激素能把几十米甚至几千米外的异性个体招来。

人类面临危险,往往选择适当的工具用来自卫,生物的自卫方法则是五花八门。

螃蟹、壁虎、晰蜴等生物,在受袭击时,能把身体的一部分自动折断舍弃,用自残保存性命。
生活在海底的海参,是毫无抵抗能力的软体动物,它受侵害时,能把大部分内脏从肛门排出体外,以转移敌害,乘机躲藏。自残或排脏的动物在适当条件下,都能再生。

尺蠖像树枝,木叶蝶像枯叶,竹节虫像竹节。昆虫中常用拟态作用混淆敌害眼目,达到保护自己的目的,变色龙则不断变化颜色使之与周围物体同色以保护自己。

动物在受到惊吓或袭击时,往往出现异常姿态或色泽,用以威吓其它动物。如天蛾幼虫收缩头部,出现眼状斑纹,拟似蛇形。凤蝶幼虫,头部伸出肉角。某些蜘蛛及昆虫,会用假死来欺骗天敌,刺猬遇险时缩成球状,使敌害无法下口。

大象能预知死期,在临死前都用最后的力气走向一个秘密地点,默默死去,象群虽无预约,都知道那个地方。

好了,生物千千万万,其奥妙也千千万万,只有让科学家去作更深的研究了。我们这样去探讨,不是为了研究本能,而是为了发现创造主的伟大和智慧。

生物的奇妙本能除了是最高思维、最高智慧的设计外,别无更合理的解释。宇宙论证的方法是三方面来见证上帝,即目的论、设计论、动力论。我们从以上所举的实例中都可看见上帝创造时是有目的的,经过设计的,不论宇宙体系,不论万物的个体与群体互存之间,都是上帝精心设计的结果,不可能是偶然性所能解释的。

from 归正福音

此条目发表在人工智能, 圣经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