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科学与基督教信仰抵触吗?(中)—科学与圣经并不抵触



科学家之间的争议与辩论,其实可能比科学家与神学家之间的争论更多更激,偏偏世人只觉得科学与神学势不两立。

很多人以为科学与神学必然矛盾,并以神迹为例。十七世纪理性主义先锋、犹太裔哲学家斯宾诺沙(Baruch Spinoza)宣称:世上万事都不能干犯自然通则,换言之,斯宾诺沙相信大自然是一个封闭系统。另一位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说神迹违反自然定律,因此不可能发生——但其实这说法属于“循环论证”:如果人已经把“自然定律”界定为“恒久不变的规则”。那么,就算一件神迹的证据如何确凿,既违反了“自然定律”,当然不可能发生。

一九三七年,物理学大师普朗克(Max Planck)宣告:“在科学知识稳步万进之下,神迹信仰只得节节败退,全面崩溃已是指日可待了。”普朗克的意思,是今日的科学已足以揭开昔日神迹的神秘面纱,古人相信神迹,不过是科学知识不足,不明白自然定律罢了。

事实并非如此。在耶稣的时代,人人都知道什么是自然的事、什么是超自然的事,譬如说,童贞女生子、死人复活,都不是“自然”的事!如果古人对自然定律一无所知,就根本不会有“神迹”的概念。鲁益师(C.S.Lewis)说:“神迹的存在,决不是建基于人对自然定律的无知之上——恰恰相反,是建基于人对自然定律(或多或少)的认识之上。”

最重要的问题是:“世上有神吗?”如果世上有神,神迹当然可以发生!神既有能力创造物质、理性、时间、空间、科学定律,当然有能力、也有自由介入世间事理。如果世上没有神,神迹的发生就欠缺理据了。

单凭哲学、科学、实在不足以解答世间一切疑难。科学定理不像纯数学定理——科学定理绝非牢不可破,却不过是描述性的陈述。斯托德(John Stott)说:

“我不是说单凭神迹就可以确立有神论的根基,我只是说:如果我们真的信神,……就有理由相信(也实在没有理由不相信)神迹的实在,因为‘自然定律’不过在描述神行了什么事,却不能约束神会怎样行事。”

很多人认为科学与神学存在矛盾的另一例子,关乎进化论与圣经创世纪的记述——当中真有矛盾吗?

我们首要注意的是:进化论的大部分内容,仍不过是一堆未经证实的假设。而所谓“进化”,其实是相当笼统的说法,要了解进化论,起码要懂得分别两种性质不同的“进化”:第一种是“微进化”(micro-evolution)、第二种是“广进化”(macro-evolution)。“微进化”是指某物种的变异与发展,譬如说,我们今日所见的马,比起古代的马体形增加了、体能也提高了,这样的“进化”有凭有据,与圣经的记述也谈不上有什么抵触。

“广进化”是指某物种“进化”成另一物种,最著名的例子,是猿进化为人——很多人以为“人从猿进化而来”是科学界的公论,事实是:广进化论不过是未经证实的假设,更不是所有科学家的共识。其实一切科学定理都非绝对,以牛顿力学定理为例,几百年来,科学界牛顿力学定理为牢不可破的定理,后来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等一班科学家证实了牛顿力学定理在一些情况下并不适用,才出现了量子力学、相对论等等“新定理”。今日有些学校在课堂上讲授未经证实的进化论,却把那些理论说成是“近代科学定理”,实在有违科学精神。

另一点要注意的是:一众基督教神学家,至今仍就创世纪的记述作出种种诠释。有人按字面解释六日创造——“六日”就是六天的时间。一九六三年,十位科学家在美国密芝根州成立创世研究学会(The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今天这学会的成员数以百计(会章规定会员必须持有自然科学或应用科学硕士或博士学位),他们声称神在起初六日已创造了现今世上的一切生物,任何“生物异变”都不偏离神的起初创造。

另一些基督徒对创世纪第一章却有别的观点。他们指出“日”原文(希伯来文)可以有其它意思,而这个字即使在旧约中也有好些不同的用法。况且按照创世纪描述,太阳在第四日才出现,因此“日”可能不是指“一日(二十四小时)”,而是“一段时期(可以很久)”。换言之,创世纪的记述未必与现存的科学见解相悖。宇宙的“年龄”可能真的以亿年计,而世界被造之后,也可能真的发生过某种形式的渐变。再者,创世纪作者虽然没有近代科学知识,但他描述物种出现的顺序(植物、动物、人),与进化论有相合之处。

也有人认为创世纪所记的不过是神宣告的刹那光景(“神说……”),所宣告的内容却要好长一段时期才完全实现出来——这岂不跟“大爆炸理论”(“Big Bang theory”)相通吗?(大爆炸理论相信宇宙诞生的关键时刻不过为时几分钟。)

不少基督徒相信创世纪的陈述属于文学体裁,换言之,作者不一定按足神创世的具体顺序而写。创世纪不是科学论文,书成于久远的年代(远远在科学时代之前),而作者关注的,又是科学范畴以外的课题。我们知道但凡文学体裁,绝不可纯然按字面作出解释,譬如诗人说:“……世界坚定,不得动摇。”(诗 93:1)诗人描述的是意象而不是现实——可惜伽俐略的对头、当时的宗教领袖偏偏要按字面解释圣经,才会坚称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因此怒斥“日心说”为异端邪说。

今日有些基督徒从历史得着借鉴,避免硬生生按字面解释创世纪头几章,他们有些人更声称“广进化论”证据充足,譬如说,从化石的年份显示,若要按字面解释创世纪头几章,的确难而又难。他们认为创世纪最重要的启示是:神创造宇宙万有,并以大能确保自然定律运行无误,因此生物得以进化,至终演变成人类。

无论如何,科学发现与圣经记载未必抵触。话又说回来,基督徒在很多关乎创世的问题上仍未有识,所以我们实在不宜太武断(尤其我们这些不是科学家或神学家的人,更不宜妄下定论)。

创世纪第一章的要旨不在解答“怎样”、“何时”(科学问题),而在解答“为什么”、“谁”(神学问题)。圣经作者不在解答科学问题,而在解答神学问题。不过科学家与神学家所问的问题虽然本质有异,却能互补参照。一代科学宗师霍金(Stephen Hawking)说:“就算科学可以清楚描述宇宙起源的细节,仍不能回答一个问题:宇宙为什么存在?”

兰约翰(John Lennox)说了一个很好的譬喻:“假设我捧来一个美得不能再美的蛋糕,在我面前,是好几位来自世界各地、出类拔萃的专家与学者,他们要替我分析我的蛋糕。第一位站出来的是营养学家,他侃侃谈论蛋糕上各样材料的营养价值如何均衡有度;然后一位生化学家站出来讲解蛋糕的生化成份;另一位化学家站出来说:‘嗯,成份固然重要,但基本化学成份更重要。’;然后一位物理学家站出来说:‘他们的话都有道理,但我们必须先了解电子、质子、夸克(quark)等等的运行。’最后站出来的是一位数学家,他说:‘归根到底,你们必须知道那些电子、质子、夸克运行的数学方程式。’所有科学家天花乱坠一番后,我说:‘各位朋友,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烘制这个蛋糕所为何事?’最后站出来的是烘制蛋糕的厨师,我亲爱的玛花达阿姨。

“只有烘制蛋糕的人,才会知道烘制那蛋糕所为何事。其它人的科学分析不论如何详尽透彻,也不能解答‘为什么’的疑问。”

“玛花达阿姨终于开腔说:‘让我揭开谜底吧!这个蛋糕是烘制给我姨甥的,他明天生日呢!’这就是答案!不论世上的科学家怎样努力探究,也不会知道这世界为什么要存在,除非世界的创造主向人显明他的旨意。可喜的是,创造主的确向世人显明了他的旨意——就记载在创世纪之中。”

此条目发表在圣经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