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微生物学之父巴斯德:只有神才是生命法则的作者

作者/张文亮

来源/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路易·巴斯德在实验室工作,阿尔伯特·埃德尔费尔特绘于1885年

巴斯德(1822~1895年)
科学真理的骑兵/微生物学之

巴斯德在历史上被公认是对人类最有贡献的科学家。他发现微生物是造成人类疾病的主要原因;控制病菌,就可以治疗,甚至预防疾病。他在传染病与免疫学上的贡献,使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受到帮助。 巴斯德(Louis Pasteur)生于一八二二年法国西部的乡里(Dole)城,他的父亲是拿破仑大帝麾下英勇善战骑兵队的军官。巴斯德的个性遗传了父亲冲锋陷阵的热与血。但是战败之后的父亲,看着法兰西帝国从兴起到衰亡,有一个体会,他告诉巴斯德说: 『对法国最危险的不是巴黎街头的不法分子,而是在知识界向社会散布错误理论的人。』于是巴斯德从小就决定,长大要成为一个大学教授,以知识界作为他的战场,像骑兵般的直捣黄龙。
〖认真的人〗  因为立志要做一个老师,他在求学期间就给自己严格的要求,就是对每一科目都力求完美,因为日后要成为专门学问的人,需要有广博的知识作为基础。他的中学老师给他的评语是『认真』。在十九岁时,法国最好的巴黎师范大学(Ecole Normale Superieure),以第十九名录取这个来自偏僻小镇的学生,他却拒绝了,认为自己还不够好。经过另一年的努力,以第五名被录取,他才自觉满意的进去就读。  大学里的教授都发现巴斯德这个年轻人与众不同。有位教授写着:『在这个时代,能看到巴斯德认真、热忱、不为名利的工作态度,是一个老教授教书生涯的最好报酬。』二十五岁时,巴斯德取得物理博士学位。  

〖科学怪人〗 有位大学教授看他那么踏实努力,在他毕业后不久,就把女儿萝兰(Marie Laurent)嫁给他,用功的人最后还是不吃亏。萝兰小姐嫁后不久,写信向父亲抱怨,她的丈夫常常一星期也不说一句话,一个人关在实验室里,好几个小时。她在门外偷听,里面安静得好像没有人存在,她不知道嫁给什么科学怪人。她的父亲回信道,『让他保持这样,日后他会成为第二个伽利略。』还是老岳父独具眼光。但是萝兰小姐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她要嫁给一个爱她的丈夫,而非第二个伽利略。不久她逐渐发现丈夫的秘密,在巴斯德孜孜不倦、努力研究的背后,有一个动机,就是为了探索生命的奥秘。 原来当时的欧洲大陆在知识分子中流行的是『自然发生论(spontaneous generation)』,认为生命可以由没有生命的物质中自然产生。在东西方的古文明里都记载着,腐烂的木头可以生出蛆来,腐烂的肉可以长出苍蝇,甚至希腊的爱神亚法罗莱特(Aphrodite)是由海水的泡沫产生。当时的名哲学家赫尔姆(Helmont)宣称,只要在老鼠笼内撒些面包屑,笼子内就会迸出老鼠来。一八五九年,达尔文发表进化论的『物种起源』,更被自然发生论拥为经典,生命可以由物质产生。

〖科学真理的骑兵〗这时候起来反对的就是巴斯德,他认为如果物质本身可以产生生命,那生命变成短暂的,物质反成永恒的。他认为生命才有永恒的价值,因为这是神所创造的,而物质只是短暂的。他在一八五九年至一八六一年,仔细地以准确的实验,将加温煮沸的肉,放在开口弯曲的瓶中——什么虫也长不出来——因而强而有力的驳斥了当时的理论。 现今在生物学课本上都记载了巴斯德实验的正确性。但是当时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反对他。然而巴斯德仍然坚持他的看法,并提出食物的腐烂是微生物的作用,他说:『微小的细菌,看起来是静止的,但是只要有合适的环境,也会遵守生命的法则来活动。』又说:『物理与化学是生命的现象,只有神才是生命法则的作者。』这一宣称使得反对他的人更为激烈,纷纷提出棘手的问题来刁难他。具有骑士精神的巴斯德,也举起科学长矛,奋勇作战。 

〖用攻击的石块筑成荣耀神的城堡〗 一八六七年,有人质问他:法国的蚕为什么会生病?他根据三年实验结果,分离出二种致病的杆菌,发现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并且无意间拯救了法国的蚕丝与服装业。又有反对他的人提出:酒为什么自然会变酸?一八七〇年,他提出那是微生物的作用,并且提出高温杀菌法,使酒保持新鲜;同样的方法也可使牛奶保持新鲜。他又拯救了食品业,反对他的人只好勉强送他一个勋章。后来十二年期间,有人陆续问他羊的炭疽病、猪的红斑丹毒病、鸡瘟与被视为绝症的可怕狂犬病,他都一一找出病毒,并用方法解救,发展出免疫学与传染病控制学的先河。有趣的是,他的重要发现,都是源自他的对手提供的难题,而非自己去找来的。 

〖信心与热心〗 巴斯德老年时,回到自己的母校演讲,说到他的一生在面对如此大的反对,而能节节得胜的原因有两个:『信心,相信神的启示……信心是一条绳子,维系你周遭所发生的事情,与你内心的呼召,成为一个和谐的关系。热心(enthusiam),这是最好的字,是En及The合成,En是里面,Theo是神。真正持久的热心是来自上帝住在我的心里。』 一八九五年他在法国病逝,临终前说道:『太奇妙了!我一生的工作,太奇妙了!』

【文摘】前生物进化
【科学】年轻的地球磁场

此条目发表在博客, 圣经, 杂篇, 格物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