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红楼梦用词的数学抽样统计

作者 无名寒士

红即朱,楼是以家业喻指政权。所谓红楼梦,便是在追忆朱明王朝这个逝去的美梦。

这个道理十分简单明了,所以人们基本上都会认同《红楼梦》与明朝遗民有密切关联。然而在此基础上,竟然出现了关于《红楼梦》作者身份的多种结论。有人猜测是洪升,有人猜测是孔尚任,有人猜测是吴伟业,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那些猜测普遍疏漏颇多且乏于理据,和真实相去甚远。其实全局审视该书,理解了书中的诗文妙处、词语习惯、数理医识、见解思想、纲目设定之后,就会明白真实的作者,能且仅能是傅山先生。

在广东的一位何项朋友,特意花费精力针对八十回本《红楼梦》的原文文本做了一个数学统计,将真实作者傅山和被猜测为作者的洪升、孔尚任、吴伟业各取一部长篇作品,将他们的作品和《红楼梦》放在一起做了大规模的用词抽样统计,于2018年11月12日初步完成了这份用词抽样统计。

看完何项所作的大型词语抽样统计后,寒士发现这个数学统计其实很有意义。这份统计让那些尚未理解红楼梦思想与纲目等诸多特色的读者们,也可以通过词语抽样的统计结果很直观地看出众多文人在用词习惯上与《红楼梦》的关联度。

八十回本《红楼梦》书中用到的词语极其丰富,不仅融汇了各朝诗词曲赋戏剧小说中的很多词汇,也有“杂学旁收”的作者加入的很多生活口语词汇。

下面由寒士向大家大致介绍一下何项对于《红楼梦》的词语抽样统计。

参与抽样的书籍皆为叙事长文,共有七部。八十回本《红楼梦》约59万字,傅山《红罗镜》近2万字,洪升《长生殿》约8.6万字,孔尚任《桃花扇》约10.2万字,吴伟业《秣陵春传奇》约6.7万字,无名氏《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书约28万字,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约76万字。

①根据词汇抽样统计可以看出,参与抽样的七部作品里,有些词汇是这七部文学作品都有用到的。譬如“嗄”“无情”“伤情”“风流”“风尘”“心肠”“周旋”“自家”“凄凉”“造化”“沉吟”“胡说”“受用”“想来”“思想”“思量”“打发”“拜谢”“去罢”“古来”“平生”“只道”“商量”“原是”“一齐”“年纪”“梳洗”“即便”“同心”“停当”“西风”“今朝”“旧日”“少不得”“并不曾”“说不得”“我且问你”等等。

②有些词汇是大多数文学作品里会用到。

“止”“红楼”“娇羞”“胭脂”“珠翠”“绮罗”“歌舞”“恩情”“纵横”“千秋”“乐事”“潇洒”“住持”“地面”“别样”“把盏”“等闲”“做不得”等词语仅有无名氏的《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书未曾使用。

“拽”“风情”“踌躇”“兴头”“惊怕”“叮咛”“走马”“手段”“僻静”“着实”“奉承”“事体”“奴才”“连日”“待要”“门上”“比不得”“到如今”“辜负了”“老先生”“既然如此”等词语仅有洪升的《长生殿》未曾使用。

“教”“钟情”“香风”“香车”“神通”“一味”“老成”“适才”“颠倒”“省得”“荔枝”“一任”“百般”“自是”“没得”“我如今”等词语仅有孔尚任的《桃花扇》未曾使用。

“干”“繁华”“鹦哥”“携手”“满心”“登时”“过活”“咱家”“赶上”“仔细”“倘有”“谁知道”等词语仅有吴伟业的《秣陵春传奇》未曾使用。

③有些词汇是多数文学作品里会用到。

“害(患病之意)”“金刚”“潇湘”“秋月”“寒温”“知觉”“去处”“水性”“安置”“撮合”“听得说”等词语仅有洪升的《长生殿》与孔尚任的《桃花扇》未曾使用。

“揪”“发放”“将就”“极是”“酒果”“金珠”“索性”“报怨”“机锋”“汉子”“该死”“不拘”“自古道”“等不得”等词语仅有洪升的《长生殿》与吴伟业的《秣陵春传奇》未曾使用。

“货(贬义人称)”“情种”“脉脉”“咬牙”“飒飒”“一溜”“刚刚”“少坐”“恨不得”等词语仅有孔尚任的《桃花扇》与吴伟业的《秣陵春传奇》未曾使用。

“绉”“红绿”“早晚”“行令”“风味”“哭啼”“倒弄”“家去”“作事”“正理”“历年”“娼妇”“肠子”“脂粉”“老大”“勾搭”“古佛”“尽行”“懒待”“说嘴”“那时候”“再不敢”“孩子气”“正经事”等词语仅有有洪升的《长生殿》与孔尚任的《桃花扇》以及吴伟业的《秣陵春传奇》未曾使用。

④存在大量词汇是【仅】八十回本《红楼梦》与傅山《红罗镜》有使用到。

存在大量词汇仅有这两部书使用,如“袅娜”“怯弱”“奇绝”“唆挑”“发付”“阅人”“冲寒”“封进”“网络”“乘夜”“编排”“依傍”“推重”“展样”“消耗”等。其中许多词语比较偏僻不常见用,然而在此二部书中,不仅同时使用出来,而且用法极其接近。

此二部书皆有以“瓠”指人的用法。在刻画重点的正面人物时,此二部书都常用“袅娜”来赞誉青春女子的美好体形,都用“怯弱”来描绘令人怜惜的少年男子。

《红楼梦》中“又展样又大方”,《红罗镜》中“教我就展展样样”,两部书中这两处“展样”的意义和用法竟然完全相同。“展样”原是山西一带的偏僻口语,意思是够气派够像样,口语中人们常会用“展”“真展”“很展样”之类的说法来称赞那些帅气有范的男女。“展样”这个口语词最早见用于书的情况,便是在傅山笔下的《红楼梦》与《红罗镜》之中。将该口语词汇制造出来并在两部书中应用,实属傅山先生的奇绝之举。傅山先生身为汉语文字超级大家,时常会用一些生僻字词写作,也时常信手将生活口语以合理字义构造写出,每每令人心悦诚服啧啧称奇。熟知傅山者应当多有听闻傅山先生此类趣事,看到这里定能会心莞尔。

《红楼梦》中“荡悠悠把芳魂消耗”,《红罗镜》中“怕不霎时红颜消耗”,这两处“消耗”的意义和用法亦属完全相同。

“风骚”“不屑”“屠苏”“漏声”“抹额”“风干”“槎牙”“中都”“五凤”“淫了”“临窗”“烟雾”“霜晓”“固多”“定省”“树头”“寡母”“郡主”“逐件”“私奔”“小么”“菱花镜”“趁如今”“再不理”“定又是”“休提起”“听不得”“只取个”“没时运”“上青云”“动人处”“误认了”“有肝胆”“地方上”“官儿们”“没的吃”“忙辞了”“就只是”“说破了”“老老实实”“不知世事”“就该打死”“说一声去”“千方百计”“追欢买笑”“两个冤家”“待我取来”“不似当年”“一时想起来”“打起精神来”等词语亦是七部书中仅《红楼梦》与《红罗镜》此二部有使用到。这其中,有的词语是生活用词,也有的词语是出自各类典故,还有很多则是风格鲜明的口语,属于作者自然流露的用语习惯。

⑤通过何项所作的近千个词汇样本的取样统计,可以有效看出这七部书在用词习惯上的异同。

以《红楼梦》的用词习惯为标准,与之最接近者为傅山先生的《红罗镜》,次者为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再次者为无名氏的《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书,又再次者为吴伟业的《秣陵春传奇》,更次者为孔尚任的《桃花扇》,最次者为洪升的《长生殿》。

傅山先生的《红罗镜》,不仅在用语习惯的数据统计上最接近于八十回本《红楼梦》,更在很多偏僻词汇的意义和用法上与之完全相同。

我们无法找到一个比傅山先生更具《红楼梦》亲缘关系的奇人。因为这部《石头记》就是自号石头的傅山先生亲自所记之书,也仅有作为学海医圣的傅山先生能设巧妙纲目制宏大架构写下这样一部奇绝之书,这就是《红楼梦》的真实。

本文以五个带序号的文字段落概括了何项先生的文本数据研究成果,再次感谢何项先生花费大量精力制作出来的《红楼梦》用词习惯抽样统计表,也感谢何项和大家为真实的探索推广而付出的众多努力。

 傅山与《红楼梦》

无名寒士解《红楼梦》

无名寒士
wuminghanshi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无名寒士文章,电子版下载阅读:傅山之红楼梦解析

此条目发表在博客, 格物, 雅致小品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