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一起回家

回家

作者 刘阳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家就是老我长大的地方,也是老我暴露最彻底的地方。不回家时我们指出世界的问题,回了家就乖一些,因为家里有人有声或无声地指证我们就是问题本身。“都过年了,我还不能说句话吗,我都忍了你们一年了!”罪总是春风吹又生,不把神带回家,你我其实有家难回。

只要没出正月十五,都还算过年。中国人的文化,过年是要和家人一起的。春运时节,总有人不怕拥堵、不避风雪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人视之为陋习,我觉得却是中国人还很可爱的地方之一。

回家是人类的一个文化母题,西方文学的奠基之作就是一部关于英雄回家的希腊史诗《奥德赛》。而整本《圣经》其实就讲了一个回家的故事,人因为犯罪被迫离开上帝给人居住的乐园——伊甸园,最终藉着上帝儿子耶稣基督的帮助重新回到新的乐园。

什么是家?家就是自我成形的地方,用基督徒的话说,就是老我长大的地方,也是老我暴露最彻底的地方。罪的气息带着一股温暖的味道,曾经以为死掉的老我一被刺激,春风吹又生,又活了。“都过年了,我还不能说句话吗,我都忍了你们一年了!”“过年了还说这种话,就不能让人过个好年!”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正是在家里,神使用各种情形,甚至使用罪、使用苦难,预备我们的心渴慕改变带来的医治和释放。

新生命必须回老家。每年定期回到一个你最熟悉、也最熟悉你的环境,不只是吃吃喝喝派红包,而是看看你有没有活出点新意思来。不回家,福音是讲给别人的,我们可以把福音都变成律法;回了家,我们就能明白福音是讲给自己的。

圣人不回家永远是圣人,圣人回了家就知罪了;不回家时我们指出世界的问题,回了家就乖一些,因为家里有人有声或无声地指证我们就是问题本身。家实在是最需要恩典的地方,有些时候却成为恩典最少的地方。家是血缘最亲近的地方,因此也最容易凭血气相处。你相信吗,有人在家庭的属灵争战中从未得胜过,外面好像常常得胜的样子。家门口贴的春联是“新春伊始,万象更新”,美好愿望背后的真相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回家不是理论,回家永远是一个故事。

雅各回家

雅各回家,偏行己路

《圣经·创世记》从31章直到35章,全都在说一件事,雅各回家。从来没有人回家这么费劲,走了整整5章才走到家。

在创世记31:3,“耶和华对雅各说,你要回你祖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是神启动了雅各的回家之旅。当年雅各冒充哥哥以扫,骗得父亲的祝福,害怕被报复逃到舅舅拉班家。其实神早就拣选了雅各,但这个人类第一个与上帝立约的家族,所有成员的灵命都出了问题,老爸以撒不顺服神,执意祝福他所爱的长子以扫;老妈利百加宠爱小儿子雅各,不相信神的应许,非要自己出手抢夺。家庭关系完全败坏。

当雅各亡命天涯、露宿荒野时,神在梦中对他说:“我必保佑你,领你归回这地”,雅各把那个地方改名叫伯特利,意思是神的殿,向神许愿“神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地回到我父亲的家,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神。”伯特利成为雅各信仰的起点,神在这与他立约。他第一次向神祷告,尽管这个祷告一点也不属灵,从一开始,神就被雅各当作一位能帮他回家的神。神不介意我们透过自己的需要遇见神。

当他被拉班亏待,神让他回老家,拉班追上来,神出面替他摆平。神又让他看见,回家的路上有两支队伍,“两军兵”,除了他自己的,还有一支神的军队一路保护他。在雅博渡口,第2天就要见带着四百好汉赶来的哥哥以扫,他整夜与内心的恐惧搏斗。直到神出手,雅各才学会示弱,向神要祝福。神替他改名叫“以色列”,以色列有两个意思:“与神摔跤”和“被神管治”,他的新身份是被神管理的人,是神的王子。

经过这一夜,雅各的生命的确有变化,早晨起来他不再躲在最后,而是勇敢走到家族队列的最前面,但生命更新不是一蹴而就的。神的王子见到以扫象个奴仆一样一连7拜,当时的文化弟兄见面根本不需要这样。雅各说,他见到以扫“如同见了神的面”,因为神的圣洁直接照出人的罪来。看到以扫,就照出雅各的罪,没有任何遮掩。

神的同在这么明显,雅各为什么还这么害怕?要是有一队天兵跟着你,你是不是连ISIS的大本营都想去看看?其实这个时候雅各已经不是在怕以扫,而是因为他不肯认罪,以为自己含含糊糊在神面前一句祷告——“你向仆人所施的慈爱和诚实,我一点也不配得”,就能蒙混过关。撒旦藉着罪抓住他,在罪的背后投放各种谎言恐吓他,雅各却企图用送给哥哥礼物来缓解灵里的愧疚,摆平魔鬼。

当以扫跑来迎接雅各,抱住他边哭边亲嘴,显然神已经挪去以扫的仇恨,雅各却没有抓住机会认罪。后来他还有机会道歉,他的腿刚刚瘸了,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可以主动向以扫做见证,但雅各没有。

没有认罪带来的和解,所以雅各判断目前的局势只是暂时停战,最明智的做法是赶紧分开,以免擦枪走火。当恐惧大过信心,人就会依靠自己的小聪明,雅各再次犯下欺骗的罪,对以扫说他会一直跟在后面,“直走到西珥我主那里”,但是半路却调头往西去了疏割。

摆脱以扫之后,雅各可以直接南下继续回家,却耽搁在疏割肥沃的草场上。或许他还发现,就算他违背了回家的诺言,也没发生什么,神好像并不介意我们有点小自由。既然这样,不如继续向西走到示剑城,那里放牧、做买卖、置产业都很方便。雅各又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他显然不是暂住,经文告诉我们他买下一块地,投资不动产,要长住了。因为回家太难了,有时你宁愿与陌生人相处、甚至与仇敌见面,也不愿意面对从来没有爱你接纳你的亲人。

交易完成以后,他做了一件好像很属灵的事,为神筑坛,起名叫“神,以色列的神”。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神给他的新名字,可惜的是,雅各没有活出“以色列”的含义。如果他真的甘愿被神管理,他应该做的是先求问神,而不是相反。他明知神要他回家,他却自己兜圈子。基督徒最悲哀的就是把神的管教当作恩典,还立坛为记。

直到灾难发生,雅各的女儿被当地人强暴,他的两个儿子西缅和利未象老爸一样用诡计欺骗示剑的男人行割礼,趁他们身体疼痛把他们全部杀光,财产、妇女、孩子统统抢光。野蛮的报复让他们臭名远扬,陷入被追杀的危险。想想雅各筑的坛,原以为可以在不信的文化中做见证,现在成了令神蒙羞的记号。

摔跤

还差50公里的顺服

35章一开始,神就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雅各趴在距离神要回去的伯特利50公里之外的示剑,趴在一片血腥污秽之中,家族被淫乱沾染,陷在说谎、杀人的大罪中。现在神要他“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

雅各人生第一次带着权柄,带着蒙拣选被呼召的确据,像个男人一样对家族所有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

除掉偶像是生命更新最重要的标志。神呼召雅各回家,是三重的回归,回到他生长的地方,回到他父家的家族渊源中,回到他个人信仰的起点。雅各还是一个男孩时,从小没有父亲的爱和肯定,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是谁,他通过与哥哥争夺一个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来确定自己的身份和价值。

因为缺爱,雅各变得更自私,不允许任何失去,凡事抓取、争竞、掌控。有些人在宠爱的环境里长大,也会很自私,因为他觉得所有人理应都爱他才对。像酗酒的人一样,心情不好喝点,心情好了也要喝点,反正就是要爱自己多一点,罪就这样无孔不入地辖制人。我要被关注、被承认、被崇拜,“自我”成为躲在一切需要背后的偶像,是雅各生命中有形的外邦神像之外深层的偶像。神要雅各回家,是要真正复兴他。只有回到自己丢失的地方,才能找回自己的天命。

许多基督徒和雅各一样,热衷于把神拉进他的计划里。就像我们走到哪,包里都带着一张地铁卡,去哪我来定,埋单你来付。我们利用我们本该敬拜的神。神所爱的他必管教,痛苦敲醒了雅各,听命胜于献祭,顽梗的罪与拜偶像的罪相同。

雅各一辈子只经营一家名叫雅各的公司,连在雅博渡口整夜与神面对面都没能激起雅各完全的委身,只有当他在示剑遭遇事业破产、道德破产、全家人命都不保,他才肯转让,让神做大股东。

雅各从巴旦亚兰回老家总共800公里,最后50公里,已经看到伯特利的路牌了,车头一偏,就从示剑城的出口岔出去了。许多时候我们不是完全不顺服,已经顺服了750公里了。威尔斯比牧师说“基督徒生活中的许多问题,教会里的许多问题,都是由于顺服得不够彻底产生的”。什么叫顺服得不彻底?就是不忠心,生命里有两个主、甚至几个主,所以没办法跟随神到底。

想想看,倒毙旷野的全都是只顺服了一半的以色列人。如果不能继续顺服,已经跑的路就全白费了。甚至更惨,我们的生命亏损更大。因为顺服神就是选择站在神的一边与魔鬼争战。你已在战场上打了几枪,打中了几个敌人也说不定,现在却忽然放下武器闲逛,玩自拍冒充游客,魔鬼能这么轻易放过你吗?!

人常以为全时间服侍就是完全顺服,用我没有全时间的呼召逃避操练完全的顺服。亚伯拉罕从事畜牧业,职场一样可以操练全然顺服——就是真正看重神的话,在所有的矛盾、冲突中选择不得罪神,怕神而不是怕人。如果你总是怕人,想要讨好人,见神的时候就会有负疚感,重担一样压在心头。

回家前要先除偶像,“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沐浴更衣象征新的开始,要认自己的罪;要改变行为,生活上有见证。没有这几样,我们有家难回。

恐归族

福音是你回家告诉家人你是罪人

我一信主就觉得我爸有救了,虽然我对自己是否有救还没那么确信。原来发生在我们家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爸爸从小没有得到过爱,因为我奶奶很早就去世了。我刚信主那年春节,回家进门就给了我爸一个拥抱,告诉他我爱他,晚饭后就想用信仰的话语体系为他重新解释他的生活。你们觉得我成功了吗?

不容易啊。想想我们自己信主有这么容易吗,主给我们多少忍耐,我们转头就忘了。神都没有想要掌控我们的信主时间,我们却想掌控家人的。我以为自己是去爱,但这样的爱却是从自我出发的,没有考虑他们的状况;你觉得你理解了他,他还没理解你呢,你觉得你原谅了他,他还没有原谅你呢!

信仰不是一套新的话语体系,福音不是你回家告诉家人他们是罪人,福音是你回家告诉家人你是罪人。我们当然可以埋怨家人有问题,象雅各抱怨父亲偏心、哥哥粗暴,但如果我们一直带着委屈和自怜,把自己摆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就认识不到自己的罪,无法清除自己里面的苦毒。

信主之后,我们还学会了扣帽子,和家人有矛盾再不需要反省自己了,都是因为他们不信主,他们逼迫我。福音光照我们,让我们看到原来自己没有那么善良和无辜。谁先认自己的罪,谁就先拥有和其他罪人相处的弹性和自由。如果我们把焦点放在追求从人那里得补偿得安慰,所有的回家可能都将成为老伤复发、新伤叠加的痛苦之旅。

如果你把回家当成衣锦还乡,要扬眉吐气,那你就是再次把自己的价值寄托在别人的认可上。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要以一个蒙爱的新身份,回地上的家。

不知道你这个春节过得怎么样?我们往往在回家前就做出种种想要与神同工的样子,可真要我舍己、吃亏时候,还是体贴自己。家人最了解我们,除非你的生命有变化,活出你所宣称的福音,不然你还只是复制地上父亲的样子,你还不是天父的孩子。

除去偶像之后,“神使那周围城邑的人都甚惊惧,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神把悔改的百姓置于他的保护之下。他们安全到达伯特利,在神的坛前与神和好。随后神重申对雅各的应许,再次宣布他的新名字叫以色列。现在流行重要的话说三遍,圣经早就有了,创世记好多地方重要的话都说两遍。

我们顺服,神就更新我们的生命,并且赐福。以色列人习惯用新名字来表示生命的转变。雅各有12个儿子,12支派就是从他而出,神让他成为名副其实的以色列之父。

哭泣的橡树,流泪的旅程

雅各回家的路就此一帆风顺了吗?我们读到几节很刺眼的经文,先是雅各的妈妈利百加的乳母死了。有解经家认为,乳母不应该出现在雅各的营中,她是来告诉雅各母亲已经去世的消息。妈妈是最疼爱雅各的,当年临别之际利百加对儿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为什么一日丧你们二人呢”,母子真的再没有相见的机会。弟兄姊妹们,家中有老人可以孝敬的,要珍惜啊。雅各把老乳母埋葬在橡树下,树的名字叫亚伦巴古,意思是哭泣的橡树。

我们回家有时会为了送别,神的儿女必须勇敢起来,在家人最悲伤绝望时为他们打开天上的盼望。这是一个流泪的旅程,随后雅各的妻子拉结难产,临终前她给新生儿起名“便俄尼”,意思是悲伤之子。雅各深爱拉结,甘愿为她做7年苦工也不觉得累。他宠爱拉结,不惜伤害与其他家人的关系。

神很爱我们、对付我们很深的时候,他一定会来光照我们和母亲、和妻子或丈夫的关系,因为里面有太多爱与罪的纠结,我们很容易看重人的爱超过神的爱。拉结葬在以法他的路旁,“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个碑,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

信主之后,我曾经以为老我,曾经的自己,也被我立一个碑埋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叫自怜。自怜和舍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自怜恰恰拦阻我们埋葬老我。在学习舍己的路上,我们常常软弱,一软弱自怜就冒出来,用90后的流行语说,就是“哎呦,宝宝痛吧,宝宝委屈了。”求主帮助我们放下自怜,不要再抱着老我不肯撒手。

或许你埋怨过,从未找到一个人可以拥抱,或者你在许多人的怀抱里也没能找到那份安全感和爱的确据,或许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里,你和家人的相处再次令彼此失望,其实这才是最好的时候,人的匮乏就是神的充满,人的失望就是神的盼望,向耶稣敞开你的心,让神来抱着你。走出自怜,让神来怜爱我们!神正是藉着亲人的去世和伤害,孩子的病痛和悖逆,关系的撕裂和背叛,事业的失败和羞耻,在一切的软弱和击打中,让我们降服,学习如何去爱,一边流泪一边赞美。神带我们进入黑暗,让我们明白他的光究竟意味着什么。

医治

带着伤口复活

雅各在妻子的遗体旁抱着刚出生的儿子,眼泪可以将床榻漂起来。但雅各已经被神得着,在苦难中他看见神的同在,他蛮有信心地给孩子改名叫“便雅悯”,意思是“右手之子”,以色列人以右为大,表示这个孩子是有依靠的,以儿子为荣。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至爱的人相继离去,雅各知道自己的盼望在哪,在苦难中他没有质疑而是学习顺服,他深知自己不过是寄居的,“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

雅各用5章圣经回了一次家,你我或许需要回5次、50次家,来让生命翻开新的一页,真正翻过可能已经被血泪糊在一起的页码。其实雅各的天路历程还在继续,混乱的婚姻和父母的自我中心,最大的代价就是让后代陷在罪中。接下来他不得不接受长子流便与他的妾同床,不但放纵情欲,更是对他父亲权柄的否认。更因为他对拉结孩子约瑟的偏爱,引发弟兄相残,他最担心和以扫发生的冲突,竟然发生在自己的孩子之间。

回家之旅就是医治之旅,当我们一次次带着对神的顺服回家,我们就一次比一次接近复原。真正的医治只有一个来源,罪的代代延续,直到天父舍弃祂自己的爱子耶稣,成为地上每个家庭的出路。病人需要警惕不要把得医治当作偶像、最终目标。伤痛的意义在于使我们追求神,神允许我们带着伤口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他应许我们也可以带着伤口复活,象主耶稣带着钉痕出现在门徒中间一样。说到底,今生有没有伤口,是否无疤痕愈合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个人能否复活见主的面。

回家是需要操练的。当我们能把神带回家,能从过去的经历里找到神的身影,也能在日常相处中活出见证,我们的生命就是经得起试验、被福音更新的生命。

当人生稍有阅历后,可能你已经发现,当你想要走得更快走得更远,有时候停下来处理一些你以为已经是过去式的人和事,反而对你的帮助更大。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回家的冲动,有时你以为往后看、往回走才是回家,等你回到当初你离开的地方,才发现你想要回来的不是这里。人生终于到了一个时候,你必须想明白,往后退是回不去的,往前走,一直往前走,才能回家。

不忍耐到底,不顺服到底,罪的律在我们身上、在家族里的捆绑就不可能断掉,因为我们是与控制家族千百年的邪恶力量争战。改变家族,甚至比建立教会还难。这个世代,神要翻转中国人的生命,在每个家族里呼召肯顺服的人做祂舍己之爱的管道,你愿意吗?

版权声明:转自《境界》。


扫码关注<博物思源>公众号,更多期待,更多精彩…
此条目发表在圣经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