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科学已经证明了上帝不存在吗?

作者:基甸

Impossible_Sphere_by_eralex61

很多拒绝接受基督信仰的人相信,科学已经证明了基督徒所信的上帝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进化论所代表的科学与基于圣经的上帝创造一切的信仰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不可调和的冲突。一些无神论者坚称一个智性成熟而内心诚实的人不可能既有科学的思维又同时信仰宗教。

科学真的已经证明了上帝不存在吗?基督信仰真的与科学彼此冲突而不相容吗?很多有思想深度和严谨学术态度的学者,包括哲学家、神学家和科学家,包括基督徒和无神论者,都并不认为基督信仰与科学彼此排斥。他们对尊重科学与信仰上帝彼此互不相容的论调提出了理性而深刻的质疑。[1]

进化与创造

作为科学理论的进化论与基于上帝创造的信仰的“创造论”之间的冲突常常被夸大和政治化,但基督徒对两者关系的看法其实是多元化的。虽然基督徒都相信上帝创造宇宙万物和人类,但有基督徒相信上帝曾经亲自(用超自然的神迹)从无到有创造了天地和各从其类的生命,也有基督徒相信上帝使用了自然进化的手段来完成他创造的全过程。前者称为“特殊创造论”,是相对传统的观点,后者称为“神导进化论”,是一些现代的基督徒科学工作者所接受的观点。“神导进化论”的代表人物之一是著名生物学家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这位骑摩托、弹吉他的“福音派”基督徒科学家经常公开谈论自己的信仰,他用“生命逻格斯”(BioLogos)来称呼通常人们所说的“神导进化论”。2006年,他还出版了《上帝的语言》(Language of God)一书,为上帝和基督信仰辩护。[2] 像柯林斯这样的科学家还有很多。

相信“特殊创造论”的基督徒可能仍占多数。他们常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进化论与圣经创世记第一章和第二章的记载是否彼此矛盾、互不相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但取决于我们对科学记录的解读,也取决于我们对某些圣经经文(比如创世记第一章)的解释。圣经包括许多不同的文体,如历史记叙、诗歌、寓言等等。正统的基督教释经学主张正确的解经必须按照不同文体来解释圣经。但有时候一些经文的文体无法完全确定,创世记第一章就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即使同为“特殊创造论”者,基督徒对创世记中关于上帝创造的叙述也有不同的解释。再加上对宇宙年龄、地质年代与生物化石记录的不同理解,“特殊创造论”又有“年轻地球创造论”与“年老地球创造论”之分。 “年轻地球创造论”(或称“权威创造论”)主张上帝在不太久远(可能近至数千到数万年)之前,用短短六天(按照创世记字面理解)内完成创造;“年老地球创造论”(或称“渐进创造论”)则不按字面理解“六日”,同时接受现代科学的年老宇宙(约一百五十亿年)和年老地球(约四十五亿年)的观念,主张上帝在漫长的年代里逐步实施了创造。[3]

所以不是所有基督徒都认为上帝的创造跟进化论或者年老宇宙和地球的科学理论互不相容。当然,一些科学工作者(其中包括基督徒)对作为科学理论的进化论本身的一些缺陷也提出了质疑和批判,尤其是因为近几十年生命科学(如分子生物学)新的发展带来了一些进化论难以解释的新问题,这方面的质疑和批判还在不断与时俱进。但这是本着科学求知的精神在科学领域内的正常质疑。另外也有一些学者提出“智慧设计论”试图与进化论分庭抗礼,以另一种可供选择的科学理论来挑战目前科学界把进化论作为唯一的解释生命起源的科学理论的做法。尽管“智慧设计论”因其“神学意味”而被以自然主义哲学为先设的科学界拒绝甚至打压,但在基督教传统深厚和崇尚思想自由的美国,这方面的争论还在公共领域中继续。[4]

对于一个寻求上帝的“慕道友”来说,因为在创造与进化的细节的问题上太过纠结而拒斥基督信仰是很可惜的。圣经首先是关于耶稣基督和上帝对人类的救赎的启示,其中关于上帝创造的启示需要跟关于人类的堕落、罪、上帝的救赎计划(以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和复活为高峰)、人的“因信称义”等的启示结合在一起才构成完整的基督信仰(教义)。创世记并非一本解释上帝创造细节的科学教科书。寻求上帝的“慕道友”首先应该考查的,是关于基督是谁(他是否是完全的人同时又是完全的神)、他的复活和上帝的救赎等基督信仰的核心信息,然后才是包括上帝创造在内的基督信仰的整体。

科学与宗教

在无神论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人很容易相信科学与宗教信仰一定互不相容。在欧美国家今天的“文化战争”中,两者之间的对立也被人刻意地夸大。但实际上,科学与信仰的关系除了彼此冲突、互不相容以外,还有互补、对话和彼此独立无涉等几种可能的情况。如前所述,就连进化论也有一些基督徒不完全否定。真正跟基督信仰有冲突的,不是作为科学理论的进化论,而是进化论背后可能有的自然主义哲学,或者说对进化这一科学现象的自然主义解释。这种唯物主义哲学被一些极端的无神论者奉为一种无所不包的理论,用来解释人类相信、感知和了解的一切,但实际上用这种“形而上自然主义”或者“还原主义”来解释爱、良知、道德、思维等非物理的现象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用进化论来解释利他主义就遭到哲学家普兰丁格(Alvin Platinga)的质疑和批判。[5]如临风所说,“一种基因若是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去掠夺、强暴、偷窃,按照进化的原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我们又凭什么去批评他呢?我们凭什么能说利他、公正、仁慈的道德观是客观的呢?”[6]

尽管在科学方面有杰出成就的科学家并不一定就有正确的宗教观,一些无神论者还是喜欢引用诸如“在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只有大约7%信上帝 ”这样的数据来佐证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冲突。实际上不但历史上那些现代科学的奠基人、当时最优秀的科学家大部分都是笃信上帝的基督徒,近、现代杰出的科学家中信仰上帝的也并非凤毛麟角。关于科学家的宗教信仰的调查结果和统计也证实了这一点。1901-200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自然科学家中大部分是信仰上帝的有神论者(包括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等)。[7] 1997年拉森(Edward Larson)等人重复了1916年柳巴(James Leuba)所做的一个关于科学家的宗教信仰的调查,并在《自然》杂志上以《科学家如今仍然持守信仰》为题披露了调查结果。他们的结果表明这八十年间科学家中相信上帝的比例并无显著变化。[8] 所谓“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只有大约7%信上帝”的调查结果,主要是因为拉森-柳巴调查问卷的提问方式造成的歧义——调查所提的问题是“你是否相信一个人格化的上帝”,或者说相信一个可以跟人彼此沟通的上帝,而不只是“你是否相信上帝存在”。但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存在不等于不相信上帝存在,更不等于相信无神论。(1997年接受这个调查的院士里面已经有人表示自己并非是无神论者,回答“不信”只不过是因为对“人格化”的定语不认同而已。)[9] 其实科学家不信上帝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觉得基督徒虚伪、不喜欢教会的“清规戒律”、误解了基督教的教义、或者曾经被基督徒前女友伤害,等等。科学家不信上帝不一定是因为他们认为信仰上帝跟科学有不可调和的冲突。不同意两者彼此冲突的优秀科学家也很多。[10]

神迹与科学

基督信仰和圣经里面有很多超自然的神迹。基督徒每年庆祝圣诞(包括“童女怀孕”)和基督的复活,新约圣经更记载了许多耶稣在世上的时候行过的神迹。因此很多人认为基督信仰不科学。

但是相信神迹为什么就不科学呢?这个论点背后隐含的前提是“科学已经证明神迹是不可能发生的”。真的是这样吗?科学有其限制,它只能观测、检验自然范畴内的事,而无法验证超自然范畴的事。但这并不等于说科学已经证明超自然的事不可能发生。实际上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的事情在今天也有发生,很多基督徒仍然亲身经历神迹。科学方法可能预设世界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可以用另一件事来解释,但这不适用于超自然的事,因为没有任何科学实验的方法能够验证“任何现象都不可能有超自然的原因”这个命题。所以“超自然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只是一个哲学预设而不是一个科学发现。普兰丁格说,坚持神迹必须要通得过科学检验才值得相信,就像一个醉汉丢了车钥匙,固执地坚持只能在街灯下才找得到他的钥匙——因为在黑暗的地方肯定找不到钥匙,所以钥匙只可能存在于光线好的地方。[11]

因为神迹而拒绝基督信仰的另一个隐含的前提是“不可能有一位有能力施行神迹的上帝存在”。如果真有创造万有的上帝存在,神迹就不成问题。因为如果上帝能够从无到有创造一切(无论其中是否包含进化的手段),他让童女怀孕、死人复活、残缺得医治、白水变美酒。。。又有何难?所以除非我们能百分之百地确定不可能有一位超越自然的上帝存在,用神迹来否定基督信仰的合理性就只是循环论证(相当于说“因为上帝不可能存在,所以不可能有神迹;因为神迹是不可能的,所以上帝一定不存在”),其本身并不合理。

实际上新约圣经(福音书)里面记载耶稣所行的神迹,目的并不仅仅是要挑战我们的理性。那些神迹见证耶稣的神性,把我们引向救赎的恩典,但耶稣并不是为了炫耀他的超自然能力而表演神迹(他曾断然拒绝犹太人要他演示神迹给观众看的要求)。耶稣的神迹,大都是医病赶鬼的善行,让瞎眼的能看见、瘸腿的能行走、耳聋的能听见,让被捆绑的得释放,被压制的得自由。这些神迹向我们见证耶稣基督的悲悯和上帝的慈爱,更赐给我们心灵的盼望和应许——这个充满苦难和罪恶的世界有一天终将会过去,在基督里新造的人有一天将不再有痛苦和眼泪,在新天新地里永远享受与上帝同在的至高福乐;而且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在今天就能预尝上帝的医治和恩典,与上帝和好,心灵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平安。

结语

对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人来说,“科学已经证明了上帝不存在”似乎是理所当然、毋庸置疑的。但事实上,这样的宣称可能只是一种未加证实的信念,甚至可能变成另一种迷信。如果我们能够突破固有的思维模式,摒弃偏见,以真实、开放的态度来面对科学与信仰,便会发现两者间所谓的矛盾,并不能构成我们认识上帝的障碍。
—原载《海外校园》第116期,http://www.oc.org
注:
[1]提姆-凯勒在他的《我为什么相信》(中译本译者吴岱璟,台湾大田出版社2010年出版)一书中对科学与宗教信仰的问题有很好的综述。本文参考该书英文原著(Tim Keller, The Reason for God, Riverhead Books, 2008)第六章。
[2]参见基甸《柯林斯和他的“生命逻格斯”》 https://www.ai-kan.net/?p=90806
[3]参见新民《特殊创造论与神导进化论简介》https://www.ai-kan.net/?p=90790
[4]参见基甸《“起源大战”——进化与设计之争》https://www.ai-kan.net/?p=90798
[5]参见普兰丁格《进化与设计》https://www.ai-kan.net/?p=90730
[6]参见临风《从进化论看善与恶》https://www.ai-kan.net/?p=90834
[7]参见云儿《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宗教信仰》https://www.ai-kan.net/?p=90735
[8]Edward Larson and Larry Witham, “Scientists Are Still Keeping the Faith”, Nature, April 3, 1997
[9]参见基甸《杰出科学家中有多少信上帝?》https://www.ai-kan.net/?p=90803
[10]参见《部分著名科学家论科学与信仰》(新民译)https://www.ai-kan.net/?p=90742
[11] Alvin Plantinga, Warranted Christian Belief,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 406

[基甸补记]

关于科学家或科学工作者的宗教信仰,我在上面这篇文章之后在知乎答问中有更新的补充说明。请见: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568190/answer/56869628

此条目发表在圣经, 格物, 正能量, 每日精进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